注册国际投资分析师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2162|回复: 0

天津贵金属交易所组织内幕大全2

[复制链接]

26

主题

3

听众

4226

积分

ci ia

信用等级
0
热心指数
0
学术水平
0
贡献
1000
ciia金币
0
ciia银币
0
性别
保密
论坛积分
1198
威望
1000
注册时间
2012-11-30
积分
4226
精华
0
帖子
28
最后登录
2013-5-24
在线时间
7 小时
收听数
2
听众数
3
买家信用
卖家信用
UID
27
发表于 2013-1-11 23:33:49 |显示全部楼层
交通银行和光大银行也只是为客户提供资金托管与转账罢了。由于此2家国有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发展起步较晚、规模较小,在国内市场中份额占有率较低,利用天贵所业务来提高他们市场占有率才是真正的目的。实际上在国内,所有的银行托管帐户只是噱头罢了,银行只是存款,并不做对帐和结算工作。
天贵所全称为天津贵金属交易所有限公司。这个交易所并非如其宣传的那样是什么国有企业,国资企业。天津市贵金属交易所的股份构成均为民营,只不过其董事长为天津产权中心的负责人,但是真正的实际控股者并非天津产权中心。产权交易所只是天贵所对外的一面旗帜,风险它扛着、政策压力它顶着,并不控制天贵所经营与管理,就像一个傀儡皇上。而真正的控制的是谁呢?只怕非三大家族莫属。
在政策方面:
现在黄金做市商制度设计,还只能参考现行的两部法规,《金银管理条例》与《关于取缔自发黄金市场加强黄金产品管理的通知》,但这两套法规都是在黄金交易受管制期间颁布的,基本没有涉及黄金投资交易的条款,相关的配套法律法规有待健全,希望相关部门尽快制定颁布《黄金市场管理条例》。
综合会员在向投资者和居间商介绍时常说的词语是:“国务院批准”、“政府背景”、然而记者调查发现,天贵所不但没有任何来自于国务院的批文、而且其成立过程也屡为扑捉迷离。据天津市金融办相关人士称,产权交易所只是参与者,并非牵头者。
根据天贵所及综合会员宣称,天贵所是根据国务院关于《推进滨海新区开发开放有关问题的意见》(国发【2006】20号)的政策精神,经天津市政府同意,市金融办批准,由天津产权交易中心发起设立的公司制交易所。
中央赋予天津滨海新区的先行先试政策,实际上只是在让天津在金融发展领域进行创新实验,仅仅只是一块试验田。不可能草率地批准天津在贵金属交易方面实行做市商交易模式、而成立一个交易所的(风险性太大了)。原则上同意、只是同意它不妨试一下,如果能够为中国的贵金属交易市场带来一个规范、安全、可靠,能够为投资者带来资产保值增值、能够为社会提供一项规避经济风险,提高社会经济活力的投资途径,那么就允许他继续生存下去为社会经济发展服务;若是不能为社会带来福利、反而加重社会经济风险恶化,与地下黑市交易何异?还不如直接让国外或香港那些有实力、有经验、又比较规范的做市商直接进来的好。
但就目前天贵所下面投资者的投资情况来看,真是惨不忍睹,竟有90%以上投资者都是亏损的,而且大额亏损者、爆仓者比比皆是,风险绝不亚于国际上那些把资金放大100倍的那些做市商交易平台。
如此的交易市场不仅不能为投资者谋取福利,反而加重了投资者的投资风险;不仅没有为社会经济起到保驾护航、促进发展的目的,反而拖累了社会经济发展、加大了市场风险恶化。社会经济纠纷的不断增加,不排除会因经济问题而演变成为社会问题、从而给社会的稳定发展带来不安全因素。同时,由于天贵所综合会员宣称天贵所是国家批准的,投资者出于对政府的信赖才投身于天贵所的天通金交易市场的,如此恐怖的交易市场也严重损害了政府在民众心中的形象。故此,强烈呼吁政府立即关闭掉天贵所这个对中国社会百害而无一利的投资者屠宰场。
号称拥有“全球首创”的交易模式,却让90%以上的客户蒙受大幅度亏损;鼓吹金融创新,却创出了一个打著金融创新旗号与投资者对赌、与中国贵金属投资市场对赌的专业场所,并且正继续酝酿出系统性风险。天津滨海新区这个“金融创新”是不是创新过头了;四个出资股东,有三家注册地子虚乌有……等等。真弄不明白,政府的有关部门是否是睡着了!
天贵所监管处于三不管地带  
据知情人士透露,央行曾数次视察交易所,甚至提出了关闭的要求,但最终不了了之。而证监会期货部相关领导表示,天交所不属于证监会的监管范围,“谁批的谁监管。”“贵金属交易的确缺乏全国范围的监管。”天津金融办相关人士承认,在地方范围也是多家厅局“集体监管”。
在对市场监管方面,由于行政监管的事前性、灵活性和修正性与司法干预的事后性、被动性差异,因此国际上一般优先采用行政监管为主导的监管模式。
    但我国目前尚缺乏贵金属市场管理方面的法律依据,使得以行政监管为主导的监管模式缺少明确的法律依据。实际在贵金属领域里沿用的法规,仅仅为在黄金尚属于管制品情况下颁布的1983年《金银管理条例》,和1994年《关于取缔自发黄金市场加强黄金产品管理的通知》,并未有任何涉及黄金投资交易的条文。在没有明确约束机制安排之下,作为“经天津市政府同意,市金融办批准,由天津产权交易中心发起设立的公司制交易所” ——天贵所在地方上其实充其量只是多家厅局“集体监管”。
尽管天津贵金属交易所成立之初就遭到了有关监管部门的明确反对,尽管该所成立后邀请的专家顾问在实地走访后都主动挂冠而去,监管部门多次要求对现有交易制度进行完善和修正,但是,对“天贵所”在交易制度和风险管理上的种种质疑,却始终未得到任何回应。
记者获悉,针对“天贵所”在交易机制等方面存在的问题,有关黄金市场主管监管部门通过与天津市政府相关部门沟通,要求天津贵金属交易所暂时停业进行规范,并要求相应结算行暂停结算资格,并表态将对天津贵金属交易所持续关注。但天贵所领导对此置之不理,依然我行我素,政府与主管部门成了摆设,天贵所一帮人则成了雄霸一方的土皇帝。
来自天贵所的客户反映,“并未接到任何相关通知,交易还在进行中”。而当记者连续几天多次拨打天津产权交易中心主任、天津贵金属交易所董事长高峦手机求证时,却均被以“正在开会”为由,挂断电话。
与当初 “谁批准成立了天贵所”一样,现在这家已经将业务开展到全国范围的交易所究竟归谁监管,竟也成了一个谜。天津市金融办相关人士称,产权交易所只是参与者,并非牵头者。
天贵所方面解释,在风险控制领域,天津市金融办和相关部门,会定期收到天贵所提交的交易记录等报告。天贵所自身也监控会员公司的保证金账户、交易记录等信息。合规部门人员会到各地进行例行检查。
“而且在头寸风险转移方面,天贵所的做市商根本没法跟伦敦五大金商人等建立直接的金融关系,因为那些银行如果要选择机构进行合作、会进行一套严格的审查。” 兴业银行资金运营处的资深经理告诉记者,作为黄金做市商,要有很强的资金实力、定价能力、综合研究分析能力、交易能力和交易通道。“不然的话,这些做市商的能力很让人怀疑。
特殊会员
天贵所的交易分为两个层次:投资客户与综合类会员交易;综合类会员与特别会员交易。按照天贵所设计的模式,交易所下设四家特别会员及众多的综合会员。综合会员负责吸纳客户,在哪个综合会员处开户,那客户就只能与这家综合会员进行交易。特别会员只能与综合会员进行对手交易。
天贵所对特别会员的要求是:注册资本2亿以上,高层中至少要求5人有3年以上金融行业从业经验。要求综合会员注册资金最低为5000万元;特别会员最低注册资金2亿元,但根据记者调取的多家会员工商资料显示,实收资本大多都是有50%以上至今未缴足,且已逼近最高两年的法定期限。
就特别会员而言,据宣称目前有4家特殊会员,但都是今年由综合会员出资刚刚突击成立的,其真实性还有待考证,玩的都是些表面性文章。据说在2009-2010年之前,就天津远航这一家特殊会员,1亿注册金仅缴纳1000万;通过多方考证分析、天津慈航与天津利安达是同一个出资人与实际操控者。天津利安达既是天贵所的104号综合类会员,同时也是唯一的一家特殊会员单位。和香港的利家安是同一个董事长,香港利家安也是最早一批进入内地发展现货黄金的交易商。
天津世华这家特别会员:是由西汉志法人代表黄汉君出资,在2011年3月3日紧急注册的天津世华公司,成为天贵所特别会员。黄汉君同时也是102号综合会员天津世元金行法人代表,持股80%股权。以西汉志黄金公司见诸报端的商人黄汉君,曾经历2007年张卫星等人操作外盘黄金爆仓后的质疑。天津世华的另一出资方,则是天贵所的120号综合会员天津华盛金道,法人代表杜泽军,亦发迹于地下黄金市场业务。
截至2011年4月1日,天贵所在近期仓皇成立的特殊会员有天津宗泰贵、天津世华、天津远航、天津钿汇。市场上对这几家资料所知甚少,其真实性值得怀疑。
天贵所这几家特殊会员中,2010年年末成立的天津宗泰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只缴纳了2亿注册资本中的4000万;天津世华2亿注册资本,仅缴纳1000万;天津远航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缴纳1000万;另一家有国家民委背景的兴民富边基金投资的天津钿汇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也仅缴了五分之一注册金(名义注册资金仅有5000万元,不满足特别会员最低标准)。且这几家特殊会员的真实性与实力证明资料不详,很难判定他们所能够承受交易风险的能力。而且一直以来最为关键的特别会员究竟是谁,有怎样的承受能力,一直以来成为这个交易所最大的秘密,近期才为了得到国家认可而仓促成立几家所谓的特殊会员。
特殊会员的“赌性”
这个充满对手盘交易的迷局里,特殊会员的“赌性”绝不亚于其他参与者。通常在国内交易时段,特殊会员的对冲交易会放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做黄金期货交易,非国内交易时段则只能通过自有渠道在香港等地对冲。然而,即使在所谓对冲交易中,特殊会员还不忘从中套利。
“有时需要对冲的净头寸从综合类会员拿来时,会有1-2秒的时间差,如果其间金银价出现拐点,我们也会反向操作套利。”一家特别会员机构的前交易员向记者表示。
特殊会员的对冲豪赌则是另一番景象。通常,他们与海外对手盘约定以更低的价格点差进行对冲交易。如COMEX期金价格位于1500美元/盎司时,仅按投资者的万分之八点差测算,投资者在天贵所只能按1501.2美元/盎司报价买卖,而特殊会员在海外的对冲报价则在1500.6-1500.8美元/盎司。
“利用更小价差报价,一是容易成交,另一方面能赚取价差套利。”前述特别会员机构前交易员表示,他们曾经常一晚需要吃进4000-5000万元对手盘交易额,若价差只有万分之五,对应散户投资者的万分之八,每笔套利收益额就在1.2-1.5万元。特殊会员的海外对冲交易的杠杆倍数高达100-200倍,意味着他们用更少资本在撬动这笔套利财富。“在海外对冲套利交易获利最多的一晚,应该在百万元以上。”他表示:杠杆越高,潜伏的爆仓风险同样水涨船高,“一旦国际黄金价格瞬间波动幅度超过1%,100倍杠杆头寸同样面临爆仓风险,特殊会员能否有足够外汇额度补缴保证金将是关键。”他强调。目前,天贵所海外交易资格,主要原因是外管局没有批复相关结汇额度。“很多时候,只能靠特殊会员的自有结汇路径补缴保证金。”他表示。综观全局,特殊会员的爆仓会产生连锁性风险——从特殊会员、到综合类会员都会面临爆仓而交易金难以偿付的风险。
庆幸天贵所已加强交易环节的风控。去年底,天贵所曾展开针对地下黄金与超额佣金返还等非法经营行为开展专项稽核,并公开取消一家公司的会员资格,只是天贵所的财富迷局如何进一步化解“赌性”,仍是未知数。
由于特殊会员是交易所系统风险控制体系的最后一环,特别会员的脆弱,其与综合会员的关联关系,极可能影响整个市场抗风险能力。使得天贵所不得不采取严格限制最大交易量、限制最大持仓量的规则来控制交易中持仓头寸,因为客户如果盈利、他们并没有足够的资金实力与渠道进行消化头寸风险。
天贵所最新的持仓限额是黄金60公斤,白银3000公斤。以黄金 300元/克、白银7000元/公斤的价格、8%保证金比例计算,这样的持仓限额下,仅需要330万元资金就满仓了,即使考虑到风险因素,450万元资金也就足够了。
这个天花板实在太低了,远不能满足实体产业中的各种机构动辄几千万甚至上亿的交易需求。于是,有实力的机构和个人客户往往不屑于进入天交所,剩下的参与者更多的是实力相对薄弱的散户。这些甚至连K线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的初级交易者与做市商机构博弈,不是败的丢盔卸甲、就是倾其所有进去、光着腚出来。
有会员告诉记者,在2010年夏天,他们曾因此赔了很多钱,一度想要撤出,把天交所急坏了,后来想了很多办法,才躲过一劫。因此天交所目前正在积极地发展特别会员,就是为了防止去年的事情再出现。
天贵所(做市商)——披着合法外衣的黑心对赌庄家
在国际上做市商是指在交易市场上,由具备一定实力和信誉的贵金属经营法人作为特许交易商,不断向公众投资者报出买卖价格、双向报价,并在该价位上接受公众投资者的买卖要求,以其自有资金和贵金属存量与投资者进行买卖交易。做市商通过这种不断买卖来维持市场的流动性,满足公众投资者的投资需求。做市商通过买卖报价的适当差额来补偿所提供服务的成本费用,并实现一定的利润。真正的做市商制度,其报价应该是各不相同,其竞争性也是通过买卖价差的不同而体现。值得关注的是天贵所的商品报价是天贵所统一的自我报价,不存在任何做市商竞争性。
到此很多专业人士一定会质疑,如果会员做市商的报价统一,所谓的会员们或者说做市商们又是通过什么赢利呢?靠博彩!答案虽然有些可笑,但是事实如此。天贵所的会员做市商与个人投资者(炒金者)的关系可不像是证券公司和股民。虽然从主体和从属性质是相同的,但是证券公司的盈利是靠股民交易中抽取的手续费。而天贵所的会员做市商们的盈利主要是炒金者的亏损。也就是说,炒金者每赔一块钱,做市商就赚一块钱。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交易对手,说白了就是与交易所、特殊会员和做市商一起联手与投资者对赌博弈。天贵所的交易规则规定做市商必须承接投资者在交易系统内所买卖的每一笔交易单据。其会员做市商们就在此来博彩,所博的就是自己所开发的客户炒金者是不是能赚钱!炒金者赚,会员就赔。反过来也是一样,炒金者赔钱,会员就赚钱!看到这大家又会质疑了,那会员做市商岂不是很被动,万一碰上了都是炒金高手,他们不是赔光了?这个大家不必担心,因为会员做市商们并不是傻瓜,谁也不会做赔本买卖。
到此,又出现了一个救世主——天贵所的特别会员!我们可以称之为终极做市商!也就是说,一般的会员做市商可以通过转移单据的手段化解风险。那么此救世主的资金量一定是大到惊人吗?因为他要吃掉所有人不想要的单据。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这个特别会员的风险保证金只有一千多万。算算账,一手天通金按26万计算,保证金为百分之8,也就是说20800可以买一手。那么一千万最多可以支撑480手。现在的天贵所的会员一共有30家,也就是说在黄金单边上涨或下跌行情的情况下,平均每个会员只需要朝我们的救世主——特别会员对冲16手天通金,救世主就完蛋了!风险可想而知!
在天贵所黄金做市制度的创新光环之下,一幕幕交易环节的灰色地带,天贵所与其核心利益共同体——特别会员与综合会员,在天贵所设立的规则下,做起了一桩最稳赚不赔的生意,他们自导自演了一幕与投资者坐庄对赌、一个围猎投资者腰包的堂皇神话。
天贵所一直以所谓做市商制度推广宣传自己的交易模式,但是事实上并非如此。表面上看,天贵所“采用做市商制的交易模式,24小时连续交易与国际黄金市场接轨”,实则完全不符。
所谓黄金做市商交易模式,是商家分别持有标的黄金的库存和现钞,并以此向客户承诺维持标的黄金的双向买卖交易。其中,维持黄金双向买卖交易的商家就是黄金做市商。由于专业门槛极高,在海外,伦敦黄金交易所内只有5家做市商,分别是德意志银行、洛希尔国际投资银行、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银行、加拿大丰业银行和汇丰银行。这些专业大型金融机构,都是具有多年的金融投资交易运作经验,不光资金实力雄厚、都有一套较为规范、且成熟而又完善的做市商交易平台运作模式,经验丰富,完全有能力处理各种突发性问题。在国际上,五大金商为做市商,资金达到万亿千亿以上,所以能够承担市场中的盈亏。而天贵所很明显并没有这样的实力。
再看看天贵所的这些做市商们,记者在调出天交所内的会员名单并一一比照工商登记信息后发现,天交所内从编号101号会员到158号综合类会员(做市商),实际是清一色的“天津某某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注册地多集中在天津港保税区。从注册和营业日期看,多为2009年以后突击成立的,规模从数千万到1亿不等,几乎全部为民营企业,没有一家专业的银行或者期货机构。这样一些不具备足够抗风险实力和经验的做市商如何做市呢?。
天贵所名义上有4家特殊会员,但实际到位资金连规定2亿注册资金的一半都不到,其保证金账户内的风险保证金余额也基本上不超过500万。而且这些特殊会员单位也并不是正规的金融投资企业,都是由综合会员法人之间出资仓在近期促成立的。有些会员单位的前身甚至根本就是地下黑市庄家。按照天贵所的设计,一般会员做市商如果单边头寸过多、自己消化不良,可以通过转移单据的手段化解风险。那么如此救世主的资金量有能力化解市场头寸风险吗?真的有能力吃掉所有综合会员不想要的单据吗,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只怕是杯水车薪吧。
算算账,一手天通金26万,保证金为百分之8,也就是说20800可以买一手。那么一千万最多可以支撑480手。现在的津贵所的会员一共有30家,也就是说在黄金单边上涨或下跌行情的情况下,平均每个会员只需要朝我们的救世主——特殊会员对冲16手天通金,救世主就完蛋了!风险可想而知!
4倍于客户的交易杠杆   天贵所会员做市商采取与客户不对等的交易杠杆,做市商可是“开世界做市商之先河”。按照天交所对客户收取8%的保证金的规则,客户的资金杠杆是12.5倍,而综合会员的资金杠杆则高达50倍,保证金比例仅为2%。过低的保证金比例允许综合会员在很少的保证金的情况下投入更多头寸来应对净头寸的对冲,实际鼓励了综合会员放大交易风险。使用更高的杠杆,也使综合会员更加畏惧“强手”。在暗访中一家综合会员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他们采取各种方式避免给机构投资者开户,目前旗下全是个人投资者,专拣“软柿子捏”,这些小散民肯定好对付。
  “这在其他所有交易所都闻所未闻。”上述海外交易所高层说,“最大的可能就是担心机构投资者经验丰富、资金量大,一旦盈利就会使综合会员产生巨额亏损。”
高杠杆是“地下炒金公司”的典型特征之一。在天交所一对一的交易模式下,综合会员将产生大量反向头寸,在高达50倍(2%保证金)的交易杠杆下,有利于他们用更低资本对冲更多的投资者头寸,不过一旦做市商手里的单边头寸过多、保证金不足,无法对冲这些交易,做市商就将直接爆掉,将会导致整个交易系统出现流动性风险。而这恰恰正是以往导致地下炒金公司爆仓的主要原因所在。  
所以客户去其会员公司开户进行交易,如资金量大,盈利达到一定数字,当做市商承担不起这样的亏损时,则会崩盘,所以风险极大。在国内,所有的银行托管帐户只是噱头罢了,银行只是存款,不做对帐和结算工作。前面已经说到,天津贵金属交易所现在自居为做市商,所以在天津贵金属交易所交易的所有合约是不进入国际市场的。国际上所有的券商全凭信誉做事,监管公开透明化,而在中国,这个问题就要结合“有中国特色”的国情而言了。天津贵金属交易所现在自居为做市商,做市商的盈利来源于客户交易总帐的亏损扣除手续费等杂费所剩余的部分,而作为天津贵金属交易所这样一个处于起步状态,完全不能承担丝毫亏损的情况下,抬高交易手续费,将风险往客户身上推的做法,也属正常。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不为客户着想,爆仓率的增加,受伤的还是客户。天贵所这样一个“中国特别”的交易所、决定了市场的不合理性,决定了投资客户稳亏不赢。
做市商模式的核心是“定价”。这是门技术活,需要各家做市商根据成交量、客户头寸自己进行报价,在保证成交完成的同时自己也不吃亏。但是天贵所的“做市商”却不用操心,天贵所的报价只是简单的算术:即通过报价系统连续引入境外贵金属市场价格,根据人民银行每天公布的美元外汇牌价换算成的人民币/克的中间价加减买卖价差(黄金的买入价与卖出价的价差为万分之八)后,据说还要综合上海黄金交易所与期货交易所价格形成的。但实际上到底是怎么计算这个“综合价格”、他们报出一个什么价格才是正确的,无从考究,天贵所说什么价就什么价。即使是交易系统数据短暂不更新、滑点,又有谁看的出?
“做市商不定价,这算什么做市商!”一位国内首批股份制商业银行资深经理指出,做市商不参与定价的做市商制度,在全世界交易所内都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这不是做市,更像是坐庄”。 “自己做庄肯定有得赚。不要说打不打(单),就自己吃(单)!做交易商的有哪一个是吃死了?全是吃到撑大的!”记者暗访时,天交所一家会员这样放话。而所谓“打”和“吃”通常是以往地下炒金公司惯用的“黑话”,意指对冲单子和以自己的头寸接单。天交所里敢这样放话的不止这一家,因为交易模式将所有的风险传递给了特别会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